<th id="f4xf9"></th>
  • <tbody id="f4xf9"><pre id="f4xf9"></pre></tbody>
  • <button id="f4xf9"><acronym id="f4xf9"><input id="f4xf9"></input></acronym></button>

    范文站 > 范文大全 > 哲學范文 > 人生哲學 > 周易中蘊含的美學思想

    周易中蘊含的美學思想

    2017-02-24 10:15 來源:范文站 人氣(0) 范文站fanwenzhan.comRSS訂閱 

    《周易》是先秦時期一部哲學著作,內容以高度抽象的六十四卦的形式表征普遍存在的關系中可能發生的各種各樣的變化,對中國文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是中華文明的“活水源頭”,李澤厚說,“《周易》對中國美學的影響,首先不在于它所提出的個別直接具有美學意義的概念、范疇,而在它的整個的思想體系” ,這也是本文的出發點,從思想層面研究其哲學思想對美學的影響,主要內容包含在以下幾個方面:

    變動之美《周易》之易,無論是認為是象形的蜥蜴的蜴的諧音或者是易是日月的變體象征陰陽,強調的都是陰陽的相互轉換,事物的不同運動態勢。雖然運動無時不在,但由于古人認知的局限性,對世界認識知之甚少,《周易》從自然萬物的運動中總結出規律,并作出分析。主張“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生之謂易”,宇宙是處在一種“變動不居”的狀態。萬物的美,最終是種運動的美,《周易》的六十四卦,正是事物發展在不同階段的一種象征,循環往復,生生不息。正是因為事物運動發展的“動態不居”,《周易》的美,包含了居安思危、塞翁失馬的精神,在“泰卦”中,象征天的乾在下,坤在上,天地倒轉,是為吉。寓意陽氣上浮,陰氣下沉,陰陽交感,萬物叢生,這是事物上升階段的美,也是人進取的美。《周易》的變動之美是從自然萬物的運動狀態中得出,在人的身上,要求人的品性切合自然規律,并提倡“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這些思想至今在規范著我們的行為。

    《周易》的陰陽相互轉化的思想,在隨后的哲學思潮中,逐漸演化為陰陽二“氣”的的運動,老子發展了《周易》的思想,對自然規律進行提煉說明,以“道”命名,在《道德經》中老子認為“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老子在其著作中用到了“沖氣”,這是對宇宙初期萬物形成之始狀態的描述 ,正如馮友蘭認為的那樣,“在還沒有天地的時候,有一種混沌未分的氣,后來這種氣起了分化,輕清的氣上浮為天,重濁的氣下沉為地,這就是天地之始。輕清的氣就陽氣,重濁的氣就是陰氣。在陰陽二氣開始分化而還沒有完全分化的時候,在這種情況中的氣就叫做沖氣。莊子發展了老子的玄學思想,形成了氣韻的美學意思,強調主題精神生命的表現,以及剛柔相濟的思想。”《莊子?齊物論》:“大塊噫氣,其名為風。”謂“風”就是“氣”。言“風”有風氣,言“氣”有氣勢。在中國美學史上,明確地把“生動”一詞用于藝術理論,并使之成為一個具有美學意義的概念,始于謝赫。謝赫的《畫品》,以氣韻生動的評判法則成了千百年來書畫領域的評判標準,在傳統視覺藝術領域深遠。而易學中的陰陽氣化宇宙論是其哲學基礎,氣韻就是藝術作品中氣之運化節奏和諧的顯現。

    這種寓動于靜的思想,不僅在書畫領域,在建筑領域,比如園林置石,講究奇、險、漏、透等具有動勢和氣勢的石材。而傳統建筑的挑檐,則通過有張力的曲線,使得房屋看起來更有氣勢和動感。

    含章之美坤卦,六三:含章可貞。意為擁有美麗的文采而不顯露,意志堅定。修飾而不張揚,是含蓄美的體現。此外,文飾之美,在賁卦中亦有體現。賁卦是第二十二卦,《說文解字》指出:賁,飾也,從貝、卉聲。可以得見,賁是卉和貝兩個字的組合,本意具有裝飾的意味。

    本卦為異卦相疊(離下艮上)。本卦下卦為離,離為火,上卦為艮,艮為山。山下有火,一片艷紅,花木相映,錦繡如文。《文心雕龍? 原道第一》:“人文之元,肇自太極,幽贊神明,易象唯先”,又說“夫玄黃色雜,方圓體分;日月疊璧,以垂麗天之象;山川煥綺,以鋪理地之形。” 可見,文飾的美,來源于自然萬物生成之初,是萬物自然和諧的狀態,正如劉勰所寫:“傍及萬品,動植皆文;龍鳳以藻繪呈瑞,虎豹以炳蔚凝姿;云霞雕色,有逾畫工之妙;草木賁華,無待錦匠之奇。夫豈外飾,蓋自然耳。”由自然之美,上升到人工之美,“夫以無識之物,郁然有彩,有心之器,其無文歟?”

    “賁:亨,小利有攸往”,朱熹《周易本義》說:“賁”,飾也。內離而外艮,有文明而各得其分之象,故為賁。占者以其柔來文剛,陽得陰助,而離明于內,故為“亨”。以其剛上文柔,而艮止于外,故“小利有攸往”。“上九:白賁,無咎”,“上九”已是賁卦的極點,一切的裝飾,都由極端又返回一片空白的本來面目。《文心雕龍·情采篇》:

    “賁象窮白,貴乎反本。”人類的裝飾是禮法,當禮法達到極致時,又恢復到樸素,所以說“白賁”。如果領悟到裝飾的空虛,而恢復本來面目時,就會無咎。這一爻,再強調一切文飾,都是空虛,應當反璞歸真。可見,白賁之美,是飾極返素的美,這和老子的大道至簡思想有著一定程度的呼應,《老子》第四十一章說:“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老子不贊成文飾,認為“大象無形”、“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周易》對孔子的影響,《論語·雍也》中說:“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后君子”,不能偏于文飾,也不能不加修飾,要兼而有之,二者配合得當,才能成為有修養有禮貌的人。

    總體來說,賁卦講的是文飾,涉及文與質的問題。文與質是《周易》美學的一個重要范疇。文指代文采、裝飾,為陰爻;質代表質地,含有樸素之意,為陽爻。前者講解形式,后者講究內容,此卦陰陽爻均等,文質均有,雖然論及文飾,但并不是無條件的贊成。它們之間的相互關系是在注重質地或內容的基礎上,允許適當的修飾,“小利有攸往”,但因飾極返素,即便沒有任何修飾,也沒有不妥。這一思想,包含了后來的從“錯金鏤彩”到“初發芙蓉”的美學演變。

    虛實之美離卦,體現了物體虛實之美,《象》曰:“離,麗也。日月麗乎天,百谷草木麗乎土。重明以麗乎正,乃化成天下。”離是附麗的意思。日月附麗于天,百谷草木附麗于地。雙重光明附麗于正道,于是教化天下達到文明。該卦寓意日月之明,火光熊熊,照耀長空,有隔有通,實中有虛。古人認為附麗在一個器具上的東西是美的。離,既有相遇的意思,又有相脫離的意思,這是一種裝飾的美。離也者,明也。“明”古字,一邊是月,一邊是窗。月亮照到窗子上,是為明。

    這是富有詩意的創造。而《離卦》本身形狀雕空透明,也同窗子有關。這說明《離封》的美學思想和古代建筑藝術思想有關。人與外界既有隔又有通,這是中國古代建筑藝術的基本思想。有隔有通,這就是實中有虛。

    宗白華認為: “易之為書也,不可遠;為道也,累遷。變動不居,周流六虛”。世界是變的,而變的世界對我們最顯著的表現,就是有生有滅,有虛有實,萬物在虛空中流動、運化,所以老子說:“有無相生”,“虛而不屈,動而愈出”。古典園林的詩意營造,漏窗的若隱若現,空間的隔而不斷,景色的遠借、近借、因時而借,無不體現了離卦的虛實相生的美學。

    意象之美《周易·系辭》這樣表述,子曰: “圣人立象以盡意”, “意象”可以認為是事物的兩個方面,“意”是意識的情感理念,是一種抽象的概念,雖看不見摸不著,但在實際運用中卻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意”表達的方式多種多樣,但它主要是通過語言、藝術、或者符號等傳達它的內涵,所謂意象,就是客觀物象經過創作主體獨特的情感活動而創造出來的一種藝術形象。簡單地說,意象就是寓“意”之“象”,就是用來寄托主觀情思的客觀物象。

    《周易》的卦辭,本身就是具有意象之美,正因為意象的隱蔽與獨特性特征,周易才有了千白年來不同的解讀,不同環境不同的象征意義。從意象看《易經》的思想體系,乾卦有美,坤卦也有美。坤為陰,為柔,故可稱坤,美為陰柔之美。所謂“坤厚載物,德合無疆”,指坤地深厚,載負萬物,與天合德,恩澤無量。坤之美,是一種寬厚博大的母性之美。而乾之美,顯然就是天之美,象征天的光明和陽剛。意象之美,在隨后的文學著作中,得到了盡情的體現,《象》曰:“潛龍勿用,陽在下也;見龍在田,德施普也”;“飛龍在天,大人造也”;“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這些語句在不同情境下都有豐富的解讀。形成了豐富的意象之美。

    總之,《周易》從萬物運動,陰陽轉化的觀點出發,對事物發展態勢做出分析,由天及人,對人的行為做出規范,強調在順應自然規律的基礎上做事情,不偏不倚,把握中道, “黃離元吉”,得中道也。“ 柔麗乎中正,故亨”等,這些思想既是天人合一精神的體現,也是中華民族對自然萬物和諧運轉的肯定和贊美。

    覺得本文對您有用,想收藏下來!方法很簡單:請點擊-〉
    97影院2019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