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3vn85"><dl id="3vn85"><dfn id="3vn85"></dfn></dl></sub>
    <b id="3vn85"><small id="3vn85"><dfn id="3vn85"></dfn></small></b>
    <b id="3vn85"><dl id="3vn85"><dfn id="3vn85"></dfn></dl></b>
    1. <u id="3vn85"><small id="3vn85"><kbd id="3vn85"></kbd></small></u>
        <rp id="3vn85"></rp>
        <mark id="3vn85"><div id="3vn85"></div></mark>
    2. <video id="3vn85"><mark id="3vn85"><u id="3vn85"></u></mark></video>

    3. <source id="3vn85"><div id="3vn85"><u id="3vn85"></u></div></source>
      <source id="3vn85"></source>
      范文站 > 范文大全 > 哲學范文 > 人生哲學 > 劉熙載的合于時宜、因時制變的美學觀

      劉熙載的合于時宜、因時制變的美學觀

      2017-03-17 10:25 來源:范文站 人氣(0) 范文站fanwenzhan.comRSS訂閱 

      時人者,圣人之身劉熙載說:文之道,時為大。(《劉熙載集》,59)①這個時,是合于時宜的意思;這個大,是至尊的意思。文之道,時為大,就是說,從藝為文不僅要合于時宜,而且要把它放在首要地位。

      為什么要合于時宜?因為時就意味著變,一切事物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這是天然規律,普遍規律,文藝當然也不能例外。因此,劉氏一再強調:一代有一代的文藝,一代的文藝有一代的特點:秦碑力勁,漢碑氣厚,一代之書,無有不肖乎一代之人與文者。 《金石略序》云:觀晉人字畫,可見晉人的風猷;觀唐人書踨,可見唐人之典則。 諒哉! (175)這說的雖然是書法,但詩、詞、文、賦亦無不如此。

      劉氏還進一步認為:一代之書,必有章程。章程既明,則但有正體而無俗體。其實漢所謂正體,不必如秦;秦所為正體,不必如周。 后世之所謂正體,由古人觀之,未必非俗體也。 然俗而久,則為正矣。

      (158)這里所說的章程,主要指的是不同時代的社會規定,也包括人文崇尚、文化思潮和集體無意識的約定俗成。這章程一旦法定或公認某體為正體,那么,其他體就只能是被鄙視乃至被絞殺的俗體。歷來都是如此,劉氏卻不以為然。他不僅肯定各個時代的正體會有變化,而且認為時間久了,俗體也有可能變成正體,頗有發展變化的眼光。

      歷來都有人鼓吹正變觀,認為正就是好的,變就是不好的。劉氏并不否定詩文有正有變,但卻反對以正變來判定是非優劣。他說:賦當以真偽論,不當以正變論。 正而偽,不如變而真。 (119)變風、變雅,變之正也;《離騷》亦變之正也。 (119)文無論奇正,皆取明理。試觀文孰奇于《莊子》,而陳君舉謂其憑虛而有理致,況正于《莊子》者乎? (78)正統的不僅不一定是正確的、好的,而且還可能因為固步自封而變成腐朽。

      既然文藝是因時而變的,正優變劣的說法又不能成立,那么,因時制宜就是必然之理了:出于因時制宜,則皆中也;若非因時,則皆偏也。 (554)這里所說的中,就是劉氏一再聲稱的既無不及又無過的中道,也就是正道。在劉氏心目中,因時制宜就是正道。

      因時制宜是反對復古的。歷來都有復古與從時的矛盾,而且斗爭一直很激烈。劉氏崇尚六經,自然不反對學古,但決不提倡復古;學古與復古不是一回事。他很清楚,書貴入神,而神有我神他神之別。入他神者,我化為古也;入我神者,古化為我也(184)。學古是古化為我,為了發展現在;復古則是我化為古,意圖回歸過去。劉氏主張古今兼用,反對我化為古:詩不可有我而無古,更不可有古而無我。 典雅、精神,兼之斯善。 (115)文貴法古,然患先有一古字橫在胸中。 蓋文唯其是,惟其真。 (86)詞要清新,切忌拾古人牙慧。蓋在古人為清新者,襲之即腐爛也。拾得珠玉,化為灰塵,豈不重可鄙笑! (144)先有一古字橫在胸中,實質上就是我的心已經化作了古;古人為清新者,襲之即腐爛,則強調的還是一個變字。可見,因變而從時,應時而制宜,確是劉氏的基本觀念。

      因時制宜,這個時字須善認,不可看小了。時間的推移,必然伴隨著環境、人物、事件等的變化,這是一個多元的整體性變化和轉換,因而,因時制宜也應當是一個多元的融合。劉氏在談到學習書法時說:學書者有二觀:曰觀物,曰觀我。 觀物以類情,觀我以通德。 如是,則書之前后莫非書這里所說的可知的書之時,既關乎物,又關乎我,既關乎情,又關乎德;也就是說,既關乎客觀世界,又關乎主觀世界,既關乎感性世界,又關乎理性世界。所謂書之前后莫非書,實際上就是現在我們常說的文藝廣泛的外部聯系,政治、經濟、思想、文化、風俗、習慣、傳統、時尚,諸種事物,無不時時與文藝相關,諸種變化,無不處處與文藝牽連。因此,因時制宜包容著多方面的制宜,是一個須不斷地隨時隨地體認力行的過程:

      覺得本文對您有用,想收藏下來!方法很簡單:請點擊-〉
      97影院2019手机在线观看